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展覽,有的給你一種明亮的空間,坦蕩地告訴你所有作品在亮光下該有的樣子;有的則放了全開的木板,像是報告一般理性又條理地和觀者對話,是實驗性還是傳統,來到愛馬仕的奇境漫遊,你才知道還是有個地方能跳躍這兩種方式,讓你漸進式地身歷其境在巴黎從過去到現代,夜晚到天明。當然這個家喻戶曉的國際品牌,為什麼能從19世紀到現在仍然屹立不搖?跨越了兩個世紀中又有什麼故事該讓更多人知道?來到這個展覽之前,我們先帶你瞭解。

從戰爭孤兒開啟品牌世家之路

想到愛馬仕當然就會先想到它Logo的樣子,亮麗的橘色與一批馬車,接下來可能就會想像它那著名的絲巾與鉑金包,不過在這之前可能要先請你稍等一下,因為可別忘了愛馬仕起初就是由這Logo上的馬所開始的。

回到1837年的歐洲,當時正值浪漫主義與新古典主義時期的時代,愛馬仕第一位創辦人Thierry Hermès,是一名因戰爭而失去雙親的孤兒,在他還是少年的時候,他來到了巴黎,替權貴們照顧他們的馬來賺取家用,他細心研究該怎麼將馬照顧的完善妥當,在有一天他發現只要將受傷馬匹的頸部項圈裹上一層皮革馬就會變乖,這個認真細心的點子讓布商生意人感動,並將年輕的Thierry Hermès引薦給馬俱生意人,20年後,Thierry Hermès在巴黎創立了第一間愛馬仕馬具產品工房,為當時交通使用的馬車上打造並提供不同的馬鞍與轡具,也成為當時不少的皇室貴族喜愛的品牌,其中包括法國的拿破崙三世和俄國沙皇。

(左起)愛馬仕台灣董事總經理程家鳳、策展人Bruno Gaudichon、愛馬仕全球傳播副總裁Charlotte David、展場設計藝術家HUBERT LE GALL、愛馬仕大中華區首席執行官Luc Lennard(Hermès提供 )

 

愛馬仕的第三代關鍵

隨著時間改變,物件與趨勢也漸漸汰換掉某些東西,馬車就是當時代的其一例子,身為馬具工房世家的愛馬仕勢必得做出不同的轉型,因此Thierry的孫子Emile-Maurice HERMÈS就是改變愛馬仕的關鍵核心,起初他沿用了製作馬具的技術放在手提袋Sac haut-à-croire上,也開啟了愛馬仕不同的領域,到了Emile-Maurice HERMÈS的中年時期,愛馬仕幾乎可以說是被發揮得淋漓盡致,舉凡手提袋、手錶、服飾、手飾、裝飾及香水,及紐約的第一間店,愛馬仕儼然進入了一段新的里程碑。

第一個將拉鍊結合在精品包裡的品牌

因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讓歐洲滿目瘡痍,這讓彼時在製作馬具上已小有名氣的愛馬仕,能夠到前往加拿大購買皮料,那時Emile-Maurice HERMÈS好巧不巧地在派遣軍隊看見了「拉鍊」的運用,便將拉鏈與皮件結合成為巴黎另一個破天荒的創舉。而這樣的創意,讓愛馬仕實用與優雅的印象深植在許多法國人,更因如此有好一陣子CHANEL的裙子拉鏈也都是愛馬仕的工匠負責裝上的,而這個過程更進階的開啟了愛馬仕的絲金之路。

*愛馬仕絲巾

色彩多變、手工考究的愛馬仕的絲巾,自1937年第一條絲巾問世到現在一直是其品牌的明星商品。目前已推出超過900款絲巾。而一條絲巾最多會利用到40種顏色,從設計到完成需要一年半的時間,在出廠前更有超過40人的檢查小組監控每一條絲巾的品質。

愛馬仕的標準絲巾尺寸是90×90公分見方,以75克的真絲製成,搭配方式變化多端,過去的聖誕節期間,愛馬仕平均每38秒賣出一條絲巾,可見其受歡迎的程度。

把愛馬仕推向世界的第五代傳人

Jean-Louis Dumas

第五代傳人,於1964年加入HERMÈS,並藉由其他家人的幫忙,將版圖擴展到亞洲,另外在1978年於瑞士比爾設立鐘錶公司、工作坊、與生產父親設計的Kelly包外,亦在1984年為英國女歌手Jane Birkin設計了鉑金包。

其實愛馬仕的故事還有很多,若想知道更多的話,不妨來到奇境漫遊展覽。而為什麼這次奇境漫遊裡會看到這麼多不同的動物與大自然物件呢?這可能就得從1987年開始每年訂定一個主題去瞧出一點端倪了。

從1987-的煙火、異國風情、海、馬、源於自然萬物間….,任何你看到的元素都有可能在這次的奇境漫遊展看見。

愛馬仕奇境漫遊展是從2015年,倫敦薩奇博物館開始,接續在巴黎、杜拜、首爾、上海後,台灣是本次展覽的終點站,展覽中將以11個空間連結出19世紀正值巴黎夢幻重生之時,其中更有 Émile Hermès 的珍藏系列、愛馬仕檔案館系列以及當代系列作品,融合不同的藝術裝置與表現方式,愛馬仕可不僅僅只告訴你這展覽有多優美酷炫,其實這背後的巧思與故事也融了一點法式的俏皮在裡頭,就看細心的你有沒有發現。

最後在愛馬仕的展覽前,一定要教大家怎麼正確唸好HERMÈS,[ɛʁmɛs],英語:/ɛərˈmɛz/,其H不發音,重音在第二音節。

 

Hermès奇境漫遊展

為期24天的奇境漫遊,因為不用門票,假日有可能一等就等上了1個小時,建議帶好足夠的水以免在排隊的時間口渴。而如果你在等待中,你也會發現這次愛馬仕的奇境漫遊展在入口處就會有些許不同,兩塊引導式的門廊於以往為售票亭的區塊一路延伸至入口處,一開始就將展覽跟其他地方區隔開來,而且愛馬仕也大手筆的將松菸兩個展區給包下,完整而細心的10個房間,絕對打破你以往看展的刻板印象。

展廳入口 (Hermès提供)

//閒情漫步//

好像來到一個錯亂的海馬迴空間,第二個房間閒情漫步裡以360度旋轉的方式,將18段拍攝於1800年至2011年間的影片,濃縮成為現今巴黎的場景。

細看影片裡,有著電影中熱愛旅行的經典夢想家角色,好像是在向亞洲的旅人們發出了熱情的邀請,帶著一點迴旋迷幻,前往你意想不到的下一個空間。

手杖(Hermès提供)

//手杖//

在這個房間裡,你一樣能看到不同的影片圍繞在空間的各面,而片中是邀請巴黎歌劇院的首席舞者呈現各種手杖的使用方法,根據不同的手杖有著不同的詮釋方式,手杖在不同的選料與用意都有不同的功能,而在手杖的陪伴下,也能讓台灣的觀者知道法國人前行之中是不忘優雅的。以手杖作為空間主題的原因是愛馬仕第三代傳人Émile Hermès的鍾愛,而這六支不同的手杖也都是出自於他的珍藏系列。

衣櫥(女主人) Hermès提供
牆上掛滿了愛馬仕歷年來的包件設計

//Room3-衣櫥//

連接手杖的房間,衣櫥的門扇也在裡頭,打開後觀者就真的進入了愛馬仕的衣櫥。房間衣櫥為巴黎福寶大道 24 號愛馬仕專賣店的特別訂製櫥窗。櫥窗中陳列著以漫步為靈感的作品、愛馬仕當代男女服飾系列與配件,還有一個獨家在台灣展出的摺紙藝術兔子。這隻兔子其實是Petit h 工坊所創作的摺紙藝術兔子雕塑作品。而Petit h是Hermes的秘密部門,其生產物件全世界只有一間愛馬仕買得到,這次能在台灣最終站獨家看到是何其幸運。

圖為展間十字路口 (Hermès提供)

//十字路口//

離開愛馬仕的衣櫥後,我們走到了巴黎的十字路口,往右邊看會看到一幅從愛馬仕絲巾截取的巴黎場景,沿著路口漫步在愛馬仕絲巾上擬真出的巴黎街道景色,你可以找到一個五顏六色的手提包隨興的放在柱子裡,柱子的部分則為巴黎街頭常見的莫里斯廣告柱。這時你也可以拿起偏光鏡找尋一塊塊白色的圓形,透過鏡子後你會發現可愛的動畫在鏡子下活靈活現。

進入地鐵隧道前,新藝術風格地鐵拱剪影迎面而來,彷彿真的踏在巴黎的街頭

//巴黎地鐵站//

因應不同的風俗民情,每個國家都有當地的塗鴉在城市裡的各個角落增添色彩。當然細心的愛馬仕也注意到此,既然來到台灣,就要邀請台灣創作者為愛馬仕的巴黎地鐵加入一點不同的元素。新一代壁畫創作者紀人豪,為展覽中的巴黎地鐵,創作塗鴉壁畫《再生者》,像是走進一個能穿梭時空的「羅浮宮」車站有,有著森林的神秘,還有鴿子、大象、人類、樹木,藝術與自然所匯聚的壯觀色彩。

圖為間諜之眼房間

//間諜之眼//

從地鐵換到巴黎街道,街道旁中常會有敞開的窗戶,讓你想窺探究竟,

你就像個狗仔和間諜一般,又在上演了另一部電影,這裡是「間諜之眼」,是一間俄羅斯流亡公主的客廳也是藝術家彼得·基恩和Piet.s0的裝置藝術。旅行箱裡裝有公主收集來的那些充滿魔力的物品,另外這裡也可以使用你手上的偏光鏡手杖,在房間裡觀賞巴蒂斯特·瑪律科的數字動畫。

奇境漫遊最後一個展間-家

//家//

最後來到眼前是一座裝飾華美、具有巴黎風格的動畫效果大門,就像是回到家中,呼應「奇境漫步」之旅已畫上了完美的句點。房間內的每一條路都將引領著回家之路。而這些效果同時也是加托尼的黑白繪畫在Sigmasix新媒體設計公司的傾力打造下美輪美奐地呈現。

 

看完這11個空間,筆者只能以物超所值來形容,有來過愛馬仕奇境漫遊展的人們相信來過一次,還會想再來第二次,裡頭有無數個細節等你發掘,快趁台灣的最終站倒數前幾天加入這前所未見的奇境之旅。